牛博网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8|回复: 0

苏小草:两次“文化革命”的始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2 12: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小草:两次“文化革命”的始末


(一)我认为阴阳是相对的概念,是属理的相对变易的概念,可以纳入器物(平衡转化)论。道是精神意识层面的概念,精神意识和物质的关系是道和理的关系。“道”在自然之中又在自然之外,是生成宇宙万物的宇宙意识。“道”也类似于某些群友所说的“理性之上的理性”或灵性。道生万物,万物皆理器,“道”在万物之中又在万物之外,生命万物的意识只是宇宙意识反馈机理的一部分。

比如说“人”,人是精神和物质的混合体,精神来自于宇宙意识“道”,物质是宇宙意识“道”生成的“理”,“理”是存在物质能量转化的。这就是宇宙意识“道”、精神和物质的关系。“人”是最高级的理器,懂得悟道明理,“人”的使命是善待生命万物,管理生命万物。生命体死亡后的精神会复归于宇宙意识,并按照精神层次再造新的各种生命体。无恶不作的坏蛋精神层次低,必定轮回再造成低等生命体。

道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理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理)气以为和。本体论:三生万物;形式(器物)论:阴阳合和。儒家学说把理器改造成了礼器,把对“道”的敬畏改造成了对圣君圣王的敬畏,人人生而平等、自由就不复存在了,故而,儒学无道也。西方国家早期的哲学家也宣扬尊卑等级,但他们不否定“上帝”存在,敬畏“上帝”,这就使得尊卑等级的宣教不那么神圣了,无法形成敬畏圣君圣王的观念。


(二)西方哲学是二元论,纯物质是二元论,纯精神也是二元论,延伸到精神和物质层面,精神和物质的二元论。如果把中国哲学的阴阳论视作精神和物质的二元论也就是西方哲学的内容。但这只能说中国哲学阴阳论适用于西方哲学二元论,而不能说中国哲学就是阴阳论。因为,中国哲学的精髓是“三生万物”,“三生万物”是本体逻辑,阴阳论只是逻辑形式。

我认为精神是三元论,物质是二元论,精神与物质是生成与被生成的关系。在《道德经》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先有“三生万物”论,而后有阴阳论。为何?阴阳论只是万物的存在形式而已,老聃为阴阳论或二元论设置了边界,“万物负阴而抱阳”,即万物适用于阴阳论或二元论。

西方哲学起源于唯理论,最初是研究各种物理现象和物理学的,而研究物理现象和物理学适用于二元论逻辑。只不过他们将这种二元论逻辑扩展到了精神层面并把精神和物质纳入了二元论逻辑,由于二元逻辑存在悖论,关于精神和物质谁是第一性的争论就产生了。由于西方哲学二元论超越了研究问题的边界并出现逻辑悖论,导致精神层面的研究莫衷一是,众说纷纭,止步不前。

沿着老聃的思路研究问题,就能够豁然开朗,构建精神和物质相统一的宏大哲学体系,甚至于能够实现西方神学和西方哲学的统一。


(三)1956年八大工作报告,刘提出“文化革命”,坚持马列主义,适当的时机搞“文化革命”。明确提出,改造旧知识分子。“文化革命”最初是刘提出的,只不过和后来毛发动的“文化革命”的内容有不同,毛坚持马列主义和中国实际相结合,刘坚持马列主义。毛认为刘要否定自己。

刘最大的特点是精于谋略,制订了一整套如何分步实施分化瓦解消灭阶级敌人的“阴损”策略。刘过于精明,让毛对其有防范之心。刘提出坚持马列主义搞“文化革命”,似乎认为革命不彻底,毛这种人也是旧知识分子,也需要自我革命,中国的前途是跟着苏俄走。然而,照搬苏俄的一系列错误政策制造了大灾难,毛绝路逢生反戈一击,发动“文革”把刘收拾了。

毛说话直来直去,不掩饰功过是非,不是权谋家。比如,他说没有日本侵华,中珙无法赶走蒋。毛对苏俄有警惕,刘没有。刘在抗日战争期间是有大功的,刘的失败在于亲苏俄,成也亲苏俄,败也亲苏俄,一条道走到黑。毛革命的一生都是和亲苏俄派作斗争,曲折离奇,一直斗争到死去。先是王明博古,又是张国焘,又是刘邓陈等。陈独秀代表的是另一派,毛是中间派,所以,毛能够成功。


(四)我认为,中珙建政后接连发生过两次“文化革命”,一次是刘发动的,1956—1966年期间,一次是毛发动的,1966—1976年期间,1966年是两者的过渡混战期。1956年刘在八大工作报告中提出“文化革命”的说法,这是刘发动“文化革命”的佐证。1966年毛公开提出“文化大革命”的说法,这是毛发动“文化革命”的佐证。

刘发动的文化革命旨在坚持马列主义,全面向苏俄学习,社会主义改造以及反右;毛发动的文化革命旨在坚持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反资反修(反苏俄),清算“浮夸风、大饥荒”的责任。两次文化革命是连环悲剧,既是马列主义和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思想决裂,也是亲苏俄派和反亲苏俄派的政治决斗,拼杀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痛定思痛后的改革开放。

不可否认的是,两次文化革命都存在文攻武斗,都有众多革命群众卷入,都有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前一次文化革命,刘处于攻势,毛处于守势,毛险些被赶下台(为求得自保,毛不再鼓动大鸣大放,转而说大鸣大放是为了引蛇出洞);后一次文化革命,毛处于攻势,刘处于守势,刘被赶下台而惨死。毛刘之争以刘的最终失败而惨死和毛的愕然去世而收场,这既是那一代人自身局限性造成的悲剧,也是中国历史文化传统遗毒酿成的悲剧。

2021/09/22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事件热点|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牛博网社区 ( 皖ICP备20000980号 )|公网安备

GMT+8, 2021-10-17 16:42 , Processed in 0.08468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