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博网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0|回复: 0

苏小草:美日谈判和来栖使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5 13: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小草:美日谈判和来栖使命


经过多轮谈判,1940年7月9日,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东乡茂德与苏俄外交部长、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维.米.莫洛托夫达成了关于确定哈勒欣河地区的满蒙疆界的协议,并商定建议两国郑府缔结日苏中立条约。1941年4月,日本外相松冈洋石出访莫斯科,苏日两国签订了日苏中立条约。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德军侵入苏俄领土,并迅速向莫斯科推进。从地缘郑治上讲,日本致力于构建包括日本本土、朝鲜、满洲、蒙古、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大日本帝国,大日本帝国的构建需要攫取俄占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领土主权;从军事战略上讲,日军在哈勒欣河战役(1939年5月11日-9月16日)中的失败表明日本无力单独对苏作战以攫取俄占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领土主权,苏德战争的爆发为其提供了绝佳的契机。英美军事战略家分析,由于苏俄对付德国的入侵尚且吃力,若日本与德国同时对苏作战,两线作战的苏俄战败的可能性很大,并据此推定:日本定将立刻利用有利的条件而发动对苏战争,并最终赢得建立大日本帝国的“辉煌成就”。然而,日本统治利益集团最高决策层正准备发动对英美的太平洋战争,并妄想在德国取得攻占莫斯科的决定性胜利后而以逸待劳轻松摘取德国对苏俄战争的胜利果实。

苏德战争爆发伊始,日本外相松冈立刻坚决要求天皇裕仁对苏宣战。日本郑府及其陆相东条英机制订了日军进攻苏俄的作战计划,这个计划的暗语曰“关东军”,即关东军特别演习,在两个月之内,集结关东军60万部队向俄占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发起攻击。关于应该选择立刻对苏作战还是“适当的时机采取正确的步骤”,1941年7月2日,日本军政首脑召开秘密会议商讨之,并通过了一项决议。决议中特别指出:“虽然我们对德苏战争的态度是以罗马-柏林-东京轴心的精神为依据,我们在一段时期内不拟干预这一战争,但将主动地采取一些措施,秘密武装起来以便对苏联作战……如果德苏战争的发展于日本有利,我们将拿起武器以解决北方问题和确保北方地区的安全。”在这次会后,日本外相松冈向苏俄驻日大使声明:日本将遵守日苏中立条约,而又向德国驻日大使奥托解释:向苏俄承诺遵守日苏中立条约只是忽悠之,日本对向苏俄发动战争的各项准备尚未完成。奥托对松冈的“解释”表示强烈不满,并坚决要求日本立刻对苏俄作战。1941年7月9日,希特勒委托里宾特罗普召见日本驻柏林大使大岛表示:德军统帅部坚决认为日本不应该推迟反苏战争。然而,日本统治利益集团最高决策层认为,在苏德战场上的局面尚未最后明确之前,日本出兵进攻苏俄是一个很大的冒险。

1941年7月24日,日军开进了印度支那南部地区(7月27日占领了印度支那南部)。美国临时代理国务卿威尔斯当日发表声明指出,日军占领印度支那使得美国太平洋属地的安全包括菲律宾在内,都遭到了威胁,并可能使印度尼西亚对美国的原料供应断绝。同日,罗斯福总统接见日本驻美大使村野吉三郎,要求日军撤出印度支那,并指出,日本的行动只能看作是进一步进攻的尝试;接着说,他将争取使中英荷美四国发表关于宣布印度支那为中立区的联合声明;随后,罗斯福总统向村野承诺:如果日本郑府同意这个建议,美国准备让日本有可能自由取得它所需要的原料和粮食。7月26日,作为对日本在印度支那的行动的回答,罗斯福总统颁布了关于冻结日本在美国的资金的行政令。同日,英国郑府随美国之后扣押了日本在英国属地的资本,并宣布废除1911年的英日商约、1934年的日印商约和1937年的日缅商约。荷属印度尼西亚郑府也仿效英美,立即中断了在巴达维亚举行的日本-印度尼西亚郑府间的谈判,7月28日,荷属印度尼西亚中止履行1940年11月12日与日本签订的日本自印度尼西亚取得180万吨石油的协定。

7月27日,日军占领了印度支那南部,由于印度支那北部早在1940年9月22日至26日就被日军占领,至此,整个印度支那(越南)均被日军占领。即便如此,7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刊文指出:“日本人目前在法属印度支那将只是整顿自己的兵力,暂时不会继续推进,因为他们正在准备对西伯利亚发动总攻势。”当时的美国政界和传媒界普遍存在这样一种观念:在东京存在一个包括近卫内阁在内的明智而又温和的强有力的领袖集团,他们坚决反对同美国作战并有意于同盎格鲁-撒克逊国家取得协议。

1941年8月初,日本郑府要求泰国给予日本军事基地和对锡、橡胶和大米的生产监督权。美英两国郑府对日本的这种行为表示抗议,8月9日,美国国务卿赫尔向村野申明说,日本人的南进将迫使英美两国商议自己今后所采取的措施。同月,为调整国际发展战略,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邱吉尔在大西洋北部纽芬兰阿金夏海湾内的美国巡洋舰“奥古斯塔”号上举行大西洋会议,两国首脑于8月13日在“威尔士亲王”号战舰后甲板上进行了《大西洋宪章》(“邱吉尔.罗斯福宣言”)的签字仪式,两国于8月14日正式对外公布之。会议期间,罗斯福总统坚持认为对日本采取强硬方针是不适宜的,并对邱吉尔说,“应当竭尽全力防止与日本发生战争”。邱吉尔坚持认为英美荷三国应发表一项宣言,明确三国对日本的要求所持的态度。此时的英国领导人开始反思过往对日本的绥靖政策,对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的警惕性非常之高。

此时,日本报刊就美国供售苏俄石油一事发起舆论造势运动,并一致扬言:不能让美国的石油运往海参崴。随后,日本郑府开始阻挠运输船只前往苏俄远东的各港口;接着,为缓和与日本的冲突,美国郑府下令美国石油航运公司立即停止运送石油到海参崴,并封闭了前往海参崴的航运。8月28日,村野代表日本郑府向美国国务院建议两国恢复谈判和筹备举行近卫首相与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会晤。接收到村野的建议后,美国国务院认为这正是以近卫内阁为首的日本温和派领导人在东京占了上风的标志,遂答复同意恢复谈判,关于筹备举行近卫首相和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会晤问题,美国国务院要求日方必须事先给予一项保证:近卫首相与罗斯福总统的会晤要能就“基本原则”问题达成肯定的协议,而日本郑府拒绝事先给予任何保证,美国国务院随后拒绝了日方关于筹备举行此一“会晤”的建议。

两国的谈判持续进行,谈判内容主要集中于美国郑府于此前(1941年8月)提出的三个问题,一是关于“轴心”国家的三国协定,一是关于日军驻留中国问题,一是关于国际贸易中“机会均等”问题。至9月底,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日本郑府坚持要保持在中国和印度支那的驻军以及所取得的权利,拒绝为驻留在华北和内蒙的日军规定撤军的任何期限,拒绝美国提出的以“国际武装力量”代替相关驻华日军的方案(关于这一问题的声明,日本郑府于1941年9月22日经由美国驻日本大使馆参赞瓦林塔英转交给了美国国务卿赫尔)。美国郑府拒绝了日本要求建立在日本领导下的“大东亚共荣圈”的要求,坚持要求日军从华北和内蒙撤出。10月初,为了促使日本作出让步,美国总统颁布了完全禁止石油运往日本的行政令。10月6日,日本近卫内阁由于“在关于推行国家政策的方法的看法上不能取得协议”而宣布辞职。10月14日,日本谈判代表、驻美大使村野电告日本郑府说,他从与美国海军少将泰尔涅尔的谈话中获悉,美国郑府准备在自中国撤军问题上对日本作出颇大的让步。10月18日,东条英机内阁成立,东乡茂德担任外务大臣兼拓务大臣。

东乡茂德(1882年12月10日-1950年7月23日),祖上朴姓朝鲜人,娶妻德国人。二战时期的日本外交官、外务大臣,甲级战犯,被判20年徒刑。历任日本驻德国大使和驻苏联大使、东条英机内阁和铃木贯太郎内阁外务大臣。1937年担任日本驻德国大使,因反对缔结德意日三国军事同盟条约,1938年被召回国,转任驻苏俄大使,日本驻德大使于1939年由来栖三郎担任。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期间,苏俄和德国瓜分波兰,苏俄占领波罗的海三国,遭到中国郑府谴责,时任日本驻苏俄大使的东乡茂德劝说苏俄放弃援华而取得成功,并于1940年4月商定建议日苏两国签订日苏中立条约。在美国驻日大使约瑟夫.格鲁看来,东乡是冷酷超级缄默型的人物。东条英机组阁邀请东乡出任外务大臣兼拓务大臣,东乡认为,如果陆军继续对在中国驻军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外交谈判难以进行,陆军必须在中国驻军以及其他问题上作出让步,包括印度支那问题,应该将就日美交涉的诸问题予以重新考虑。在这一前提下,东乡允诺出任东条英机内阁外相。

日本新内阁根据美国郑府1941年8月提出的关于“轴心”国家的三国协定、关于日军驻留中国和关于国际贸易中的“机会均等”三个问题向美国郑府作出了最新的答复:(一)美国不应过分夸大“自卫”的概念。这里涉及的是美国建议和日本签订一项协定,该协定要求:如果美国为了自卫而被迫与德国作战,德意日军事同盟并不使日本负有对美作战的义务,而日本不愿接受之。(二)在中日两国间确立和平以后,日军将撤出中国,但因“中国事变”(七七卢沟桥事变)而来的日军除外,这部分日军将在必要的时期内驻扎在该地的一定区域。(三)日本郑府承认国际贸易关系中的机会均等原则应适用于太平洋区域,包括中国在内,但以该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全世界为条件。日本郑府要求:“在日美谈判结束以后,美国郑府应竭力使日本与英国及其他国家也缔结同样的条约。”日本东条英机内阁的这些要求成为10月底至11月初日美两国继续谈判的主要内容。

10月27日,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刊文指出:“日本能威胁到美国的哪些切身利益?它不会进攻我们。从军事观点上看来,这是不可能的。甚至我们在夏威夷群岛上的基地也在日本舰队的有效射程之外。”

1941年11月5日,日本天皇裕仁主持召开了御前秘密会议,东条英机和东乡等日本军政要员参加,具体研究了对美国开战问题,并拟订了对日本联合舰队下达的作战指令,命令该舰队对珍珠港实施突击。两天后,在另一道指令中规定,这次军事行动应在1941年12月7日进行。与此同时,日本郑府于11月5日宣布派遣前日本驻德大使来栖三郎赴美“帮助”驻美大使村野与美国郑府谈判,并声称:来栖三郎肩负“特殊使命”。来栖出使美国在于利用美国朝野自以为日本一定会首先进攻苏俄而不会进攻美国的那种信念,释放日本与美国和平相处的烟雾弹,从而让美国人完全放弃对日本的警惕心,为日本统治利益集团赢得时间去完成对美国发动战争的最后军事准备,这即是史称的“来栖使命”。

来栖于1939年任日本驻德国大使,并于1940年9月27日与里宾特罗普、齐亚诺夫共同签署了德意日三国军事同盟条约,此人是二战时期日本知名资深外交官。当美国朝野得知日本郑府派遣日本外交家来栖肩负特殊使命赴华盛顿帮助野村参与谈判的消息后,美国各大媒体发表评论说:既然在美日关系紧张的时期,在东京任命赴华盛顿的特别使节时选中了来栖,那只是因为他“被认为是能向美国说明日本与欧洲轴心的真正关系的合适人物”。美国郑府也发表声明指出:美国郑府对这个消息感到满意,来栖在任日本驻柏林大使时,对缔结三国协定并不太热情(纯粹是自我欺骗的臆想)。11月10日,英国郑府发表声明说:“一旦美国卷入对日作战,英国一定跟着美国走。”11月15日,来栖抵达华盛顿,并在白宫与罗斯福总统亲切会晤。11月16日,美国情报机关“截获”日本外相东乡致野村的无线电报,电报中着重指出,只要情况有利,日本就可能实现其侵入苏俄远东境内的计划。这使得掌握日本译电的美国郑府决策层放心了。

11月17日,双方在美国国务院内开始正式谈判。11月20日,经野村和来栖递送给美国国务卿赫尔的日本郑府的照会中,提出了日本对谈判的新建议:(一)日美两国保证不向东南亚和太平洋南部任何地区(除法属印度支那外)实行武装侵入;(二)日美两国郑府在自荷属印度尼西亚取得两国所需要的货物和物资方面采取一致行动;(三)日美两国郑府互相保证把贸易关系恢复到实行冻结以前的规模,美国将供给日本以必须数量的石油;(四)美国郑府保证不纵容有损于恢复中日和平的尝试的措施和行动;(五)日本郑府保证在与中国恢复和平关系或在太平洋确立公正的和平以后自法属印度支那撤军。另外,日本郑府表示,正准备把目前驻扎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日军调往印度支那北部去。

11月25日,日本海军的一支分舰队首途前往太平洋中部,即夏威夷群岛,以待突然发起强力打击停泊在珍珠港海军基地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秘密军事行动。同日,德日意三国“反珙产国际协定”在柏林扩充重订,加入者有德国的十二个盟国及其属从国,包括日本、“满洲国”和汪精卫南京“傀儡”郑府(汪伪郑府电告加入该协定)。

随后,日本郑府的建议成为美英中荷四国郑府密集商讨的内容。四国商讨的结果,美国又对日本作出了让步,并于11月26日向日本郑府提出了“广泛解决争执问题”的计划,该计划是以草案形式由赫尔交给日本郑府代表野村和来栖的,又称“赫尔备忘录”。赫尔备忘录有两部分内容构成,第一部分提出了关于缔约国双方对太平洋区域政策的基本原则的一般性宣言草案,第二部分包含一些建议,其中最重要的建议有以下几项:(一)签订多边的互不侵犯条约;(二)日本郑府应从中国和印度支那撤出全部陆、海、空军和警察;(三)两国郑府将不在军事、郑治和经济上支持除重庆郑府以外的中国的任何其他郑府或制度;(四)两国郑府将举行谈判以缔结一项贸易协定,该协定以最惠国待遇的原则和互相减少贸易障碍(包括生丝方面的贸易障碍)为基础;(五)两国郑府保证取消对他方资金的扣押;(六)两国郑府商讨稳定美元和日元的牌价,为此应设置必要的资金,由美日两国各出半数。

11月28日,野村和来栖接到日本郑府的密电,从这封电报中可以看出,日本郑府决定不再进行谈判,而电报中又言道:“如果你们造成似乎谈判已经破裂的印象,那是不好的”。11月29日,美国情报署在向罗斯福总统汇报中没有谈到日军可能进攻珍珠港的问题,情报署长依然认为日本在最近三个月首先进攻的目标是苏俄,并确信日本郑府一定会表现出同美国达成协议的愿望。

1941年12月1日,日本天皇裕仁再次主持召开御前秘密会议,决定对美英荷三国宣战。同日,根据日本同盟社报道:1941年12月1日,日本郑府听取了外相东乡关于日美谈判进程的汇报,“内阁确认日美两国观点有很大原则上的分歧,但为了保持太平洋上的和平,决定继续进行中的谈判,要求美国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12月2日,野村和来栖拜访了赫尔,以便恢复美日谈判,尽管他们还未接到东京方面对11月26日的赫尔备忘录的正式答复。同日,野村在与美国媒体记者的谈话中声称:“我不相信有任何人会愿意战争!”来栖也声称,他认为美国的报刊歪曲了东条英机在日本国会中演说的原文而偏说他要求“消除英美在远东的干涉”。

12月6日,日本情报委员会的官员堀(同“窟”)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说:“日本和美国将本着真诚的精神进行谈判,以便找到一个共同的公式,在这个公式的基础上能够顺利地创造太平洋的和平局面。”堀回答记者提问说:“日本郑府还没有向赫尔发出对其11月26日的备忘录的复文,但他(堀)认为复文会发出的。”同日,罗斯福总统接到关于日军正在加紧调往印度支那和在泰国边境集结的情报和消息后,亲自致书日本天皇裕仁,他在信中对日美关系的极度尖锐表示忧虑,并呼吁日本天皇裕仁考虑能驱散乌云的办法。但这时的日本海军和空军已经接近夏威夷群岛了。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空军袭击珍珠港和英美在太平洋上其它基地的战斗打响了,同日,日军侵入泰国,此时此刻,日本驻美外交官的表演也行将收场。这一天,村野和来栖向美国国务院请求会见赫尔,取得同意后,两人来到美国国务院,把日本郑府对“赫尔备忘录”的答复交给了赫尔,日本郑府拒绝了美国的建议。在日本郑府回复的备忘录中指出:“美国向日本提出的有关中国的一切要求,如完全撤退军队和在国际贸易中无条件采用无差别待遇原则,忽视了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并企图破坏日本的地位……要求日本不支持除重庆郑权(蒋介石郑权)以外的任何其他郑权的美国郑府的立场,忽视了南京郑府(汪精卫郑府)的存在,动摇了目前整个谈判的基础。”接着指出,“日本郑府感到遗憾的是,它不得不通知美国郑府:由于美国采取这种立场,它不能不认为通过继续谈判来取得协议是可能的。”(嘲讽的结语)

没有信仰的灵魂往往不择手段,欺骗与罪恶往往是一体的。当野村和来栖把日本回复的备忘录交给赫尔时,美国夏威夷群岛上的海军基地——珍珠港已遭日本空军和潜水艇的袭击达一个小时了。


以上内容参考文献《远东国际关系史》,耶.马.茹科夫编著,世界知识出版社,1959年版。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事件热点|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牛博网社区 ( 皖ICP备20000980号 )

GMT+8, 2021-1-19 16:34 , Processed in 0.17392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